Circular crab

凯源/祺鑫/团偏源/团偏星期一/鑫一推

Typhoon Teens

四个崽崽一定要走下去
祺鑫文轩,一家四口

担四等七唯十一

祝君武运昌隆

【亓清】独活

虽然晚了点,but六一礼物非常喜欢

Kristy:


孤芳一世 幸得一知己 浮沉半生 可歌不可泣


独自活过 再独自死去 也算 我们的默契


/BGM:独活―炎亚纶


/早习惯一个人来又去
更宁愿一个人醉又醒
来让我们或相遇 或分离


“简哥,你就让我,还了吧。”
简亓一时气急话音刚落便捶向桌子,愣是把达西吓到了,简亓现在的神态完全颠覆了达西对他的认知。
简亓看着程以清,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神色甚至在眼睛里都看不到星星。简亓只感到无奈至极却又无能为力。
面对现在的他,简亓或许只能选择妥协。


/你的心在我心里结冰 我的夜为你舍弃黎明。


第二天的程以清笑得格外开心,真的是一只小狐狸。
“简哥今天穿白色好不好。”程以清拉着简亓到衣帽间,翻出了简亓以前的白衬衫。
简亓没吭声。
程以清的狐狸耳朵耷拉下来,晃着衬衫嘟嘟囔囔说什么看过大学的偷拍什么穿着肯定超好看。
纠结许久的简亓还是打消了在今天穿白色的念头,“黑色挺好的。”
“简哥不要只活在黑暗里阿,我的光要来了。”程以清又从衣柜里拿出几件白色外套,强塞到简亓手上对他说,
“我可以做你的光的。”
沉默良久简亓苦笑着抬头看他,“短暂的光,到底是光明还是黑暗。”


最终简亓脱下了黑外套随意套上一件还算钟意的白外套,对着全身镜为自己做好最后一层保护色。
简亓永远保持对程以清的完全顺从,从未变过。


/我不信命为何非要给我这样的宿命 来让我们一相遇 就别离


在天台的这场戏,言简意赅就是仙子坠楼。
候场时程以清对简亓的衣服特别满意,左拉右拽的,像极了三岁小孩。
简亓看到他忍不住想抱抱他,拉着他的手到了天台下一层的楼道尽头,轻拥入怀,抑制住一切情愫。
程以清几乎是下意识的抱紧简亓的腰,反应过来也只是越搂越紧。
“简哥,我该去拍戏了。”
良久,简亓松了手。
这是简亓这辈子,最后悔的事情。
他亲手放走了他的光。


威亚松了,程以清在简亓的眼前消失了。
仙子飞走了,简亓的眼前又重回黑暗。


/若论成败 随他留在人间笑骂里


简亓顺着程以清的愿没有怪任何人。
达西带着达夏出了国。
敖三选择和简亓住一段时间,程以清交代的。


网上炸了锅,舆论铺天盖地,网络暴力接踵而至。
平常与简亓针锋相对的飓风周刊却意外的站在对立面帮简亓说话。
“你放心吧,飓风周刊会帮你处理好的”―贺呵呵
“还有,别太难过。”―张专员
而伍扬破天荒的给简亓放了长假,追根究底还是因为陶桃的回国。
“好好休息”―伍扬
“喝酒找陶醉。”―陶桃


/输了世界只为赢得你


一瞬间,简亓成了最需要依靠的人。
当敖三拖着行李箱到别墅外的时候,想了想还是到不算近的便利店买了啤酒和烟。
回到楼下看到了在门口踱步的快递小哥。
敖三锁了车拖着行李走上前,语气像个特保,“把快递给我吧,我帮简亓先生拿进去。”
敖三是从公司直接到别墅的,所以制服也没换。谁不知道AZY这三个字母啊,快递小哥放心的交给敖三。
推开别墅门的时候敖三只觉得眼前一黑,窗帘全拉住,严严实实的透不进光,或许这就是简亓现在的心。
敖三也没强行开灯,放下行李拿着东西去找他。


现在简亓的样子像极了达西描述的,他第一次见到程以清的样子,面无血色,眼神空洞。
“快递。”
敖三没有帮人开快递的习惯,说实在的除了弟弟他真没照顾过别人。
但当简亓抬头直视他,敖三捕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无助。
敖三还是低头把快递拆了,粉心泡泡纸的包裹下是一个黑色丝绒质感的小盒子,敖三明了。
半蹲着将盒子递给简亓,看着他手像要触及什么炽热的光而颤抖着,接过后捧在手心摩挲着盒子。
敖三在他旁边坐下,看着他打开盒子露出苦涩的笑。
简亓的手心里是对戒,是一个知名的挪威牌子,是两个月前简亓预订好的,瞒着程以清买东西真的费了好大劲。


可现在,要送给谁呢。


眼前又是程以清笑起来的样子,对戒上微微闪烁的光让简亓想哭。
“本来想作为惊喜送给他的,”简亓拿起其中一枚,“可我晚了一步。”
易拉环被拉开的声音在这压抑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刺耳。
简亓隐约看到敖三红了眼眶,可他还是笑着。
“阿大是要去找寻自己的那片光了,”敖三将其中一瓶啤酒递给他,眨眼的瞬间那天价脸上就有了泪痕,可敖三只是笑,“我想他很快乐。”


/只恨已是 曲终人散尽


/“简哥,今天穿白色吧”
/“简哥,程以清今天也很喜欢你”
/“简哥,这首歌你来填词呗”
/“简哥,你听一下这个Demo”
/“简哥,生日快乐”
简亓满脑子都是程以清的笑颜,耳畔是程以清说过的话。
接过啤酒猛灌一口,这种感觉愈发强烈。胸口闷的喘不过气,压抑的要命。
打火机的火光闪烁,随之而来的是扑鼻的烟草味。
敖三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问简亓要不要。


“在我们第一次相拥入眠的时候”
“以清说他不喜欢烟味”
“我戒了。”


敖三现在真想给简亓点首《戒烟》。算了,敖三可见不得这么精明的笑面虎哭。丧已经是最大的承受极限了。
沉默好久还是揽住简亓的肩,伴随着烟圈的随风飘散,敖三说:
“阿大在遇到你之前,是个双面人。在程以鑫和程以清之间相互转换,他都觉得他是个精神分裂患者。”
“遇到你之后,他开始在别人面前露出真正的自己。可他心里,还是忘不了这件事的存在。”
“他非常喜欢你,所以他什么都不说,埋在心里。”
“或许这就个契机吧,让他真正解脱。”
“他要我告诉你,好好活下去。”
“学会放下吧简亓,阿大希望你永远快乐的。”


/独自 怎么活下去
简亓从前觉得电视剧里的殉情过于俗气,可站在嘉陵江边真有这种感觉。
恢复正常工作后简亓越来越话少,也变得不太爱笑。
笑面虎的称号最后或许只剩一个“虎”字。
新签的艺人多少都与程以清有些相似,可简亓只觉得审美疲劳。
自己签的肯定会红,这是只属于简亓的自信。
简亓的无名指上闪闪发光,据说另一枚深埋土里。
简亓的别墅,门窗紧闭,透不进光。
而其中一间卧室,阳光不燥微风正好,那是程以清的房间。
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机器人生活,偶尔和敖三喝酒聊天,陶醉听了还吐槽明明以前是情敌来着。
大家都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,就是少了一个小仙子。
就这样吧。简亓想。
完全顺从,好好活下去。

【横说】不过暧昧/番外

👌可以的,记得六一福利

Kristy:

囤了一个月的番外
/念念的出现让我构想的林说崩了 心里苦
番外和正文一样长我也是很不好意思了


不上升真人
看的愉快阿~


番外篇【有些人谈起恋爱来真让人讨厌】


【米乐视角】
我叫米乐,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简直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。
有些人啊,谈起恋爱来真让人讨厌。
我和林说家离得近,平常就一起坐车去学校,自从他俩在一起之后,每当我们到车站,车站旁总有一个男人,他叫向横。
然后,我就被抛弃了。
想当年我和向横是哥们儿,和林说是从小长大的兄弟。
塑料兄弟情。


我选择不和林说一路,早些去车站等唐新。
前两天我在车站等唐新的时候,正在奇怪向横为什么还没来,就看到两人从车上下来,后面跟着唐新。
一看唐新那委屈的小脸我就可以合理猜想那两人有多腻歪。
不过这样的唐新真可爱,真糖心了。
揉一揉唐新的小脸逗他,“来我的访谈说出你的故事。”
唐新滔滔不绝的说着车上的腻歪事,果然作文写得好那描述画面就跟现场直播似的。
我们离他俩并不远,依稀可以听到他俩的对话。
向横看到前面秀得一手好恩爱的情侣转过头对林说说了些什么,随后林说抬手打了他,但还是不动声色的靠近了些。
根据我多年的访谈经验,当时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:
“你看那个人身体都靠到男朋友身上了,你能不能学学。”
“滚。”


我把手搭上唐新的肩,将他揽的近一些。
不管别人了,我的糖心才是最重要的。


【唐新视角】
我叫唐新,米乐的学弟兼恋爱关系。
和他的一切都很偶然,但今天并不是我和他的主场。
今天的主人公,向横和林说。
向横是出了名的校霸,林说是出了名的校草。但凡有些恋爱意向的女生都会知道他俩的大名。
其实,我和米乐也很有名。
同学还在臆想自己会怎样和男神谈恋爱,我还是不忍心打破她易碎的白日梦。
米乐之前都是和林说一起坐公交去学校的,我晚一些所以并没有几次是一起去的。
可是米乐最近开始在车站等我了,问他原因他只是愤恨的踩着地上的落叶。
“有些人谈起恋爱来真让人讨厌。”
我刚开始还不相信他俩能有多腻歪,直到有一次我上车后看到了两人。
向横不是不走这条路吗?什么情况。
并不想让他俩看到我,找了一个不算近也不算远的地方站着,观察他俩的一举一动。
以我多年娱记的经验来看,他俩一直在讨论...数学题???
等等...数学题???向横???
比起数学题,或许向横觉得皱着眉思考的林说更有趣些,眼神从未离开。
短暂震惊过后林说也把书放回书包里,他坐在椅子上向横站着,以至于他每次说话都要抬头看向横,从我这个视角来看,真的超可爱。
微张的嘴唇透露着止不住的笑意,好看的眼睛无不透露出开心的表情。
向横也笑着,或许是因为林说的笑总让人觉得开心吧。准确的来说,总让向横开心。
向横的搭在座椅上的手滑到林说的肩上,又渐渐向下,被林说牵住了。
他俩还是持续着原先的谈话,可能是时间的缘故,上下车的人都很多,车里挤的密不透风,还很闷热。
被人不小心推了一下的向横朝林说那边靠近了些,林说一只手下意识扶住他的腰侧,而向横揽住林说的头。


向横居然没有生气?
不好意思向老师我不是很懂。


我委屈,我要找米乐。


END―

【亓清】唯一

棒。

Kristy:


好久不见。
总算抓住了521的小尾巴。
这大概是来自程先生的一条微博的后续?
不上升真人。


五月二十日一整天程以清和简亓在忙碌中度过了,平淡无奇,从早忙到晚。
三个代言,一个发布会,一个专访。
等这些从简亓的待办事项上全部打勾后,已经是深夜了,而程以清还在忙着发微博和粉丝聊天。
五月二十日已过,程以清想要的礼物并没有来。
简亓或许还是那个一点情调也没有的冷酷经纪。程以清想。
得,洗澡睡觉去,困死了。


程以清打着哈欠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,恍惚间看到了一个白衣少年抱着吉他坐在露台。
歪?简哥?天降仙子了该怎么办?!挺急的。
深夜的月光隐隐约约,或许是重庆的雾霾过于严重。如果这会儿有星光,画面大概会更美些。
露台的灯是淡黄色的,洒下一片温暖的阴影。


一步步靠近美好的画面,程以清内心的答案越来越清晰。
“简哥。”轻声喊出对眼前人的爱称,仔细观察着他的背影。
亲爱的简哥,到底有多久,没穿过白衣了呢?
这件白衬衫程以清在简亓大学时被偷拍的照片里看到过,一直保存到现在,没有一丝褶皱,穿在他身上,正合适。
还真是个恋旧之人。程以清在简亓对面坐下,托着下巴看他。
我的简哥,穿白衣真好看,以后要多买些,只穿给我看。
简哥双眸里是星辰大海啊,装了许多程以清在里面。


“昨天,四千多万的少女忘记了我的存在。”
简亓闷闷开口,眼里却满是笑意。
“你昨天给我秀的机会了吗我亲爱的简哥”倒是程以清这边先诉苦了,晃悠着双腿样子委屈的不行,“昨天是谁微博响个不停全是私信表白的,听得我都烦了。”
“好好好,我的错我的错。”
相视而笑的两人,真好看。


最终是简亓拨动琴弦打破了这一刻宁静,轻车熟路找到曲调,庆幸自己所有关于吉他的记忆没有完全还给那美好的大学时光。
程以清不由自主的盯着简亓拨动琴弦的手,骨节分明,好看至极,天生就是适合做与音乐有关事情的。


太可惜了。


程以清依稀记得当时简亓唱的是小酒窝,那是他
最喜欢的歌手唱的。那晚,他被温柔的曲调与歌声所包围。程以清只觉得幸福。


“520是你和她们的。”
“521是我们的。”


“你是我唯一,爱的人。”